研究型写手面具

试试看用理科的方式写点东西,杂食党。

【豹冬】切换时刻/Switching Time(2)

Chapter 1  James(下)

前情提要:

特查拉觉得冬兵很奇怪、很神秘,同时又很有魅力,在观察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对冬兵动心了,于是就表白了。虽然有点尴尬。


正文:

第二天,猎鹰把特查拉带到了没人的小会议室,单刀直入地说:“你要追求巴恩斯?”

“是的。”虽然对第一个找自己的人不是美国队长有些惊讶,但特查拉的表情并未有一丝动摇。

“为什么?”

“我只是真的很想要了解他。”

 

“如果你这么好奇,我可以给你一些你想要的。”Sam爽快的口气里透露出不赞同,边说边指挥JARVIS打开了投影,“然后你需要好好想想是不是还要去招惹他。”

 

Sam展示那些特查拉曾在冬兵的档案中看过的图片:“我们知道九头蛇洗去他的记忆,让他成为一张只知道打斗的白纸,一个武器,但可能九头蛇也没有想到洗脑对他产生了什么样的副作用。”他挥手让投影翻了页,“他的记忆没有真的被洗掉,他的大脑把他珍爱的记忆解离了出去,用一个人格把这些记忆保护起来,还把他最喜欢的昵称巴基给了这个人格作为名字。”

黑豹反应过来:“多重人格解离障碍?”猎鹰点了点头。

“为了应付九头蛇的任务,他的大脑又逐渐形成了几个人格——我们了解到的是三个——冬天(Winter)、管理员(Administrator)和资产(Asset),他们常常同时出现,三个人合作完成九头蛇交给他的任务。资产负责战斗,管理员负责策略,冬天则负责记忆和报告。……”

 

特查拉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冲动地告了个白,没想到立刻就获得了这么多想要的信息。看得出猎鹰是真的很不赞成让他亲自来了解詹姆斯。

而这个答案也显而易见:多重人格。这是意料之外而情理之中的,我是说,如果你像特查拉一样那么认真地观察一个人,你很容易发现他肢体语言的改变,他如果突然变成另一个人可不是你能够忽略的。而特查拉只是觉得巴恩斯的每个样子都很有魅力,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

特查拉举手示意打断Sam的话头:“我想我得到的信息已经足够了。”他想尊重詹姆斯的隐私,认为自己不需要听这么多细节。

Sam冷冷地抱起手臂:“怎么,你听够了,已经决定放弃了吗?”

 

特查拉犹豫了一下,是的,在前一天时,冬兵对他的吸引力更多是源于那种神秘感和可爱的外貌的反差,但是,当他知道了詹姆斯·巴恩斯变化无常的原因之后,也就是此刻,他又被藏在冬兵奇怪的外壳下更重要的东西迷住了。

于是黑豹说:“不。我只是更愿意亲自了解他。”

“而我并不想看到巴恩斯成为被国王圈养的小白鼠。”Sam毫不相让。

国王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示意Sam继续讲解。是的,他想要的东西没人能阻止,猎鹰明白这点,所以反其道而行,希望减轻他的好奇心。

 

“这三个冬兵人格由于是纯粹功能性的,似乎长期以来一直运转良好、合作无间——你也亲身体验过冬兵的实力——直到他离开九头蛇开始恢复记忆,受到他醒过来的其他人格的影响,三个人格或多或少的表现出了人性,也就产生了情绪和摩擦;经常出现的人格有……

“……除这几个人格之外,还有许多人格,其中有些我们不知道是为什么产生的,据现在找到的线索,他可能还受到过魔法攻击。

“你一定知道,多重人格的案例一般是由于幼年时期受到伤害,导致人格还未完整形成就产生了解离;而巴恩斯有一个正常的童年,甚至在他解离人格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健康成熟的战士,所以现存的治疗理论都不完全适合他。我们可以说是如履薄冰。”特查拉理解猎鹰没有说出来的话——一个热情的追求者就是一个变数,可能会使巴恩斯的精神状态更不稳定,可是特查拉觉得自己也有可能产生好的影响。

 

特查拉问:“'你们'是你和——?”

“专家们,精神科、魔法、心理学、读心者,等等。”

“好的,请继续。”

 

“每个人格都有不同的性格、记忆和心理问题,有些记忆是相对真实的——由史蒂夫确认——有些不是,还有很多记忆我们没法分辨。目前由他自述或承认的人格总共有12个,其中还包括一个孩子和一位女士。在解离了这么多人格以后,属于詹姆斯——认为自己是主人格、理解自己的问题和多重人格障碍、主动找到我们求助的这个人格——的已经不剩下多少了。他自卑、恐惧,没办法掌控自己的生活——如果你读过案例也许会知道,这是多重人格患者主人格的共性。”

 

“所以,”猎鹰没有问黑豹的想法直接说道,“当他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的时候要比现在更适合开展新的亲密关系。他正在接受治疗,我们不希望他的情绪受到太多额外的波动,一个关系很可能会影响人格融合的进程。而且,不得不说,如果你哪天爱上了他,你能知道你爱上的是哪一个他吗?或者,你能让他的所有人格都爱上你吗?”

国王沉吟,他理解猎鹰所说,他还知道如果和一个多重人格者产生亲密关系,那么可能产生的伦理问题绝对不止猎鹰说的这两点。但是特查拉也清楚,人格融合治疗的全过程需要经历许多年,甚至费了多年时间也不一定成功。绝对不是特查拉等不起,他只是觉得,如果他想给一个人温暖,想要拥有一个人,不一定要等到对方变得多么完美和健康;而且如果他觉得有必要,他也可以请来更多更好的专家。这些都跟他们在不在一起没有关系,他们会不会在一起只取决于詹姆斯和特查拉两个人想不想在一起。特查拉觉得自己有希望,不然就不是詹姆斯的医生来阻止他,而是他本人亲口回绝了。于是特查拉抬起头来:“我会好好考虑,而且听取他的意见。” 

 

Sam不赞同地抱着手臂,最终也没对国王说出什么别的来,结束了对话。Sam打开小会议室的门,特查拉看到 Sam和门外的某人说了些什么,然后离开了。詹姆斯从他视线的死角迈出来,靠上门框,朝特查拉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这个微笑看起来和以往每一次一样动人。

特查拉站起来走到门旁边,也忍不住朝对方微笑:“我了解到你的朋友不太看好我和你发展关系。”

“是啊……”詹姆斯挠了挠头,史蒂夫的反应更激烈,还是他自己说服了史蒂夫,要求由猎鹰直接来告诉特查拉他的病情,他倒没想到黑豹的反应这么平淡。

 

黑豹好奇地观察对方的脸:“你怎么想?”

“呃……应该是我问你?我这样的情况,你还想跟我约会?”

特查拉想了想说:“我不认为有什么影响,我们可以先做朋友。我修过心理学学位,我会很小心,尽量不影响你的治疗。”

巴恩斯有点犹疑地扬了扬眉毛:“做朋友当然可以……”

“我之前说的话不会收回,并且我也会把我追求你的事告诉你的其他人格。我不是要给你们压力,只是不希望当你或者其他人信任我以后突然发现我动机不纯,然后觉得被背叛了。”

 

“好吧……”巴恩斯纠结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说实在的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交朋友的。”

“瓦坎达人都这么交朋友。”

巴恩斯震惊了:“真的吗?”

特查拉笑了:“当然不是。”

看到巴恩斯慢慢绽开的笑容,黑豹感到一种难言的成就感。

“那么,你觉得我有希望吗?”

“我不知道,这很复杂,我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你的……不过Becky肯定不是愿意当王后的那种女孩。”巴恩斯小心翼翼地开了个玩笑。

“Becky?这是你的人格之一吗?”黑豹感兴趣地倾身靠近。

见黑豹似乎不反感,詹姆斯稍微放松了一点:“是啊,她是女孩,可是讨厌男人,你遇到她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她可比Tasha还要彪悍……”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往餐厅走去,经过的Clint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近了。

 

晚餐的时候他们还坐在一起,Natasha叼着叉子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两人,Clint则和并不想跟他窃窃私语的Bruce窃窃私语,史蒂夫的表情则真的是一言难尽。詹姆斯是真的没注意到别人的目光,专心在各种食物上,而特查拉则是无视了其他人的目光,专心看着詹姆斯下饭,把詹姆斯要的豆子或纸巾送到对方的手边。

 

饭后,史蒂夫站起来清了清嗓子,特查拉看懂他的示意,跟他一起离开了餐厅。

 

“为什么,特查拉?为什么是他?”仍然是那个小会议室,史蒂夫眉头紧皱,面带怀疑。

“我暂时还不知道这感觉是如何产生的,但我知道它不会轻易消失。我们并肩作战了许多次,你可以相信我、还有你朋友的魅力。”

“你们不合适。你是国王,而巴基绝不会成为躲在你背后的男人,或者你年轻时的一个荒唐事。”史蒂夫一点也不怕冒犯国王。

“你的担忧有其道理,但我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而你可以信任我会把伤害减到最低。”

“所以你也认为你可能会造成伤害。”美国队长抱臂站着,显得非常强壮。

“我没有预知能力,如果我说我绝对不可能伤害他,那才证明我不可信。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让他受伤是我最不想做的事。”国王冷静地应对。

“我说不过你,外交官,但我会盯着你的。希望你能总是做出有智慧的行为。”

 

人格档案1

James Barnes

简介:“主人格”,最初带着身体求助复仇者联盟的人格

能力:无特殊能力

特点:心理年龄与生理年龄相符,30多岁。害羞、内向、不爱说话,焦虑、抑郁、内疚,容易把锅往自己身上揽。

评论(17)

热度(49)

  1. 蒹葭37研究型写手面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