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型写手面具

试试看用理科的方式写点东西,杂食党。

【豹冬】切换时刻/Switching Time(巴基多重人格梗)(1)

前言:

去年发在sy的文,因为觉得写得不好,而且思路不畅,差几天就停更一年了😂良心发现拿出来看了看,又觉得其实还不错啊,发出来给大家看看,要是回复不多我就不继续了(红心蓝手加关注也可以啊!求求求!

故事背景私设,大概是MCU+AA,内战(没怎么打,也不是巴基的锅)后复仇者重新集结,黑豹和冬兵都加入了复仇者。没看过漫画,可能OOC,不虐,就是想让他们谈恋爱~目前还很清水,后期可能会有很多肉,但暂时还不知道怎么写到后期😂人设是有了,无奈没大纲😂😂

标题来自理查德贝尔同名著作,中文译名《17个分身》,这本书可有意思了。


Chapter 1. James(上)

复仇者分裂后重新集结,因为各种原因和契机,特查拉留在了纽约,开始时不时参与复仇者的团队训练,算是半个复仇者成员了。特查拉觉得队友们都很有趣而高尚,和他们待在一起让特查拉觉得放松,但有一个人带给他的感觉和其他的队友都不一样。

美国队长的好兄弟,詹姆斯巴恩斯,AKA冬日战士,据说恢复记忆以后一直满世界追杀九头蛇残党,但有一天突然回到了美国队长的身边,洗心革面加入了复仇者。特查拉习惯观察身边的人,尤其是陌生人,这让他很快发现了这位复仇者新成员的异样。

 

黑豹和冬兵的相遇可追溯到很久之前特查拉参加的一次对九头蛇残党的作战,那时冬兵还处在向九头蛇复仇的阶段,这位杀手一点多余动作都没有、极其高效而迅速的身手和刀刀毙命的狠厉给黑豹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而在复仇者大厦里,冬兵,或说詹姆斯,一次次地刷新了这一印象。

 

他见过巴恩斯顶着一头乱发坐在沙发上发呆,在经过充分的休息后,他的黑眼圈变淡,眼睛和嘴唇都显得特别水润,这让九十多年前出生、比在场任何人都饱经沧桑的他显得很年轻,甚至很漂亮。有一次特查拉看到他腼腆的笑容,这竟然让国王身经百战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回忆起那天特查拉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喝醉把幻想和现实搞混了。毕竟那可是冬兵啊,即使他知道冬兵是九头蛇洗脑的产物,不代表詹姆斯·巴恩斯其人,他也很难想到那坚硬的黑色面具下竟是这么一张可爱的脸、这么一个可爱的人。是的,黑豹用了可爱这个词。

 

还有一次黑豹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是在某次战斗后的复仇者放松派对上。他正在和一位史塔克请来的超模半心半意地聊着,余光看到巴恩斯——是的,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害羞内向不爱说话的巴恩斯——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姑娘,逗得她们哈哈大笑。

 

但更多的时候,他看起来憔悴而破碎。他会躲避人的视线,在以为别人没有注意的时候露出痛苦的表情。特查拉有几次看见JARVIS在墙上投影出箭头,指引搬家公司的人搬着一些没有锐角的柔软新家具进入巴恩斯的房间,搬出一堆被砸得稀烂、看不出原来样子的物件。而史塔克除了指挥JARVIS花钱以外,似乎对此不置一词。

 

特查拉知道巴恩斯正在接受心理治疗,也许是PTSD,毕竟冬兵经历了那么多操蛋的事,而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或许不那么普通,而是一个在二战中立下功勋的优秀的士兵。黑豹骨子里流淌着对真正战士的认同,国王又有那么点救世主情结和控制狂,更重要的是,猫(?)有很大的好奇心。这些都是理由,但特查拉觉得自己想接近这个人的冲动也不光是这些。

为了找出答案——各种意义上的——瓦坎达国王越来越常出现在复仇者大厦,甚至在大厦主人注意到以后也拥有了一个暂住的房间。但即使是国王也并不是事事都能如愿,因为巴恩斯在没有任务的大多数时间都躲在自己房间里,或者是外出,似乎不愿意和复仇者有太深入的交集。

 

事情发生转机的那天晚上,其他人正在起居室里享受游戏之夜,特查拉在钢铁侠常用来出入的那个天台上找到了巴恩斯。

对方警觉地转过身来,当看清来人是黑豹时巴恩斯露出了一点友善的微笑,只不过这点微小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

“里面太吵了吗?”特查拉问。

巴恩斯摇了摇头:“不,我觉得很好,只是还不太习惯这么热闹。”特查拉觉得巴恩斯似乎心情不错。

“也许应该让史塔克买些经典的小游戏,你会喜欢的。”

那人又小小地笑了一下:“谢了,不过不用了。我很好。”

看着巴恩斯黑暗中的侧脸,特查拉忽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把对方总是短暂的笑容留下来,想要对方因为他而微笑,还想要……吻上那微笑的嘴角,赞颂它。一刹那之间国王明白到事情已经远离了自己最初的设想,逃离了自己的掌控。不过,这是一种愉快的失控,特别是因为特查拉从来不害怕去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

 

“詹姆斯,”特查拉挺直身体,突然说,“请问你对同性之间的浪漫关系如何看待?”在瓦坎达其实是没有“同性恋”这个概念的,因为豹神一直对它的两性子民一视同仁;而考虑到对方的历史,特查拉决定还是先投出话题给对方一点思想准备。

巴恩斯显然是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接着是疑惑。

黑豹深吸了一口气:“詹姆斯,我必须告诉你——你非常地吸引我,我——我希望能够追求你。或者至少,有机会更多地了解你。”

詹姆斯嘴唇微微张开,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国王知道在詹姆斯·巴恩斯成长的年代,这样的关系在美国曾经属于违法,所以对方这样的反应在特查拉的预料之内,但他还是在一秒钟之内差点忘记了呼吸,只觉得心脏在下坠,越来越沉。明明只是一时不恰当的冲动,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失恋归失恋,国王还是要有国王的风度,特查拉也向后退了一步,给对方拉开安全距离,说:“如果我让你感到不适或困扰,我很抱歉。我会放弃,我保证这件事不会影响我们的队友关系。” 

“不,不是的,我……我很荣幸。”巴恩斯出乎意料地很快恢复了镇定,“我只是很惊讶。”

特查拉的心脏倏地回到了胸腔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么,我是否有幸改天邀你一起晚餐?”

光线有些暗,但特查拉被豹神赐福的感官能感觉到詹姆斯的体温微微升高,加上对方伸手捏耳朵的动作他推理对方脸红了。这个结论让他感受到一阵发自内心的愉悦。

“我……我不知道……也许我得问个人。”

 

也许是罗杰斯队长,他现在唯一的家人,特查拉想,正好他需要时间梳理自己突如其来的感觉。于是国王开口说:“那么也许我们可以迟些再聊,这样你可以考虑一下。”

詹姆斯感激地点了点头,似乎在感谢特查拉结束这尴尬的对话。特查拉虽然想要留下来多聊两句,只好也点点头转身离开。

评论(2)

热度(52)

  1. 蒹葭37研究型写手面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