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型写手面具

试试看用理科的方式写点东西,杂食党。

【豹冬】切换时刻/Switching Time(5)

突然想起,因为设定为巴基有多重人格,而且很多影视文艺作品会把分裂的人格视为独立的个体,所以,哎,不可避免会有豹All冬的一脚踏几船的感觉。我这儿没有大纲,也还没决定最后是不是要完全融合为一个,也许会融合成几个相对成熟完整的人格,保持冬兵的稳定和正常生活就结束了,如果有亲特别重视一对一关系的,慎入吧。

(当然,我认为每个人格都是患者的一部分,所以我写的黑豹一般是不会认为自己NTR的

(夭寿啦,分裂人格没人权啊,代表分裂人格人权协会抗议~

(黑豹:呵呵,朵拉护卫队了解一下

p.s.据说朵拉护卫队在瓦坎达传统上类似黑豹后宫,保护国王的同时也很可能产生未来的王后。


Chapter 3.  Gay & Pain(T.J.)


T.J.倒没有詹姆斯所猜想的那么快出现,似乎故意在和詹姆斯作对,要詹姆斯担惊受怕。

 

几个星期里,特查拉在作战模拟室里和管理员+资产打了许多架,和Liz(即Becky,她不愿意让特查拉叫她Becky,特查拉就和她商量出了这个外号)也在拳击台上比划了四回,还听只有十几岁的小巴基讲了美国队长与小助手的故事(虽然大部分都是他的幻想,与当年的《美国队长》漫画情节混淆起来了,但都非常有趣)……当然,当反派来临,他们也有搭档执勤的时候,可惜的是“任务报告”Winter似乎还是不愿意和特查拉说话,即使冬兵和黑豹配合得越来越好了。

特查拉最喜欢的部分是,因为他的坦诚,他想要见到巴恩斯时再也不用找理由,而且很多人(包括JARVIS,不过主要是JARVIS)愿意帮助他。巴恩斯相应地,似乎是在努力回应特查拉,在大家面前出现的频率比往时高一些,参与治疗也更加积极了。这就是为什么连Sam都肯定了特查拉的作用,史蒂夫再看到特查拉和巴恩斯在一起也不再一副鸡妈妈的紧张样子。巴恩斯这个共同话题让史蒂夫和特查拉也亲近熟悉了很多。

 

这天史蒂夫和特查拉就在拳击台切磋了好几轮。他们一般不相上下,而今天是特查拉被压在台上认输了。史蒂夫满头大汗地笑着把特查拉拉起来,还没来得及抓过挂在围栏上的毛巾,就看着门口的方向睁大了眼睛。特查拉随着队长的视线转身,也有点发愣。

金属手臂的美男子倚靠在门口旁边的墙壁上,笑得灿烂,眼睛闪亮着,仿佛看着什么养眼的事情,特查拉会把这个眼神看作是夸奖。

男人把半长的黑发向后梳了起来,看样子用了一些定型产品,光泽很自然。因为头发不再挡住漂亮的五官,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焕发。他穿着白色的紧身背心和直筒牛仔裤,秀出的漂亮身材让特查拉挪不开视线。

“巴基?”“詹姆斯?”台上还没顺过气来的两个人的脑子都有点儿转不过弯来,叫出了第一反应的名字。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冲史蒂夫扬了扬头,然后就专心看着特查拉,那眼神就像是在说“嘿Cap,我得借一下这边这位帅哥”,那眼神简直把特查拉吸过去了,字面上的意思——特查拉在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在冲着那笑容走过去,因为太入迷,还差点踢到放在地上的器材。

那人又笑了一下,用完好的右手推着特查拉的背出了门,但没走几步,他就转身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那条血肉的手臂勾过特查拉的脖子,唇就送了上来。特查拉脑中空白了一秒,很快从善如流地吻回去,伸出双手搂紧对方的腰,吻得对方微微后仰。虽然说这位应该“不是詹姆斯”,但送到嘴边的没有不吃的道理。

这个吻到最后竟是特查拉占了上风,“詹姆斯”被松开的时候喘得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超级士兵肺活量,咬着自己通红的下唇,让特查拉蠢蠢欲动想再次吻下去,但为了能进行有效的沟通还是忍住了。

特查拉捧着对方的脸观察了一会儿,这个动作让对方脸上的红霞蔓延了开来。他觉得面前的人有点像詹姆斯,毕竟詹姆斯最近也有进步,比如累的时候会主动倚靠特查拉,冷的时候也愿意穿特查拉的衣服,但詹姆斯似乎没露出过这么自信勾人的表情。

特查拉松开对方拉开点距离,对方似乎想贴上来,被他扶着肩膀推拒了一下,于是不满地撅起了嘴唇,此外,看起来有些紧张?

带着金属手臂的男人向后靠在墙上,但那可作为武器的左手臂现在看来成为了对方的负担——对方的左肩要比右肩低,这样的姿态特查拉还是第一次在对方身上见到,这让他心里有了计较,也有了关于一条振金手臂的设想。

 

对方不耐烦了,终于开口说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你不说点什么吗?”他的音调较高,这让他听起来惊人地年轻,还有一种脆弱和天真的感觉。特查拉想詹姆斯的声音更多是低沉而沮丧的,有点沙哑,当然在他听来那样的声音非常有磁性。

“T.J.?”特查拉试探着说,有90%的把握。

只包含两个字母的一句话竟然让对方绿色的鹿眼里泛起一点水光。T.J.垂下眼点了点头,又从睫毛后面看特查拉,好像怕特查拉有什么反应似的。

“这是不错的第一次见面,你觉得吗?”特查拉笑道,他可没想到T.J.这么惹人怜爱(因为詹姆斯对自己的所有人格评价都不高),真是意外之喜。

T.J.又露出了刚才吸引他走过来的那种风情万种的笑容,就是这个笑容让特查拉确定对方的心理年龄成年了:“所以说你和詹姆斯是真的在约会?”不知道是不是特查拉的错觉,T.J.的嘴角好像有一点嘲笑。

“怎么了?这会让你困扰吗?”

“一点也不,”他的表情里完全不隐藏他的不屑,和他说出来的话不太一样,“这是加分项。”

黑豹发现了对方表现里的一些逻辑问题:“那么你不知道我和詹姆斯的事情?你没有和他共享时间?”这是一个疑问,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对方像是早就知道他要问什么,哼了一声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纸团递给特查拉,转身走了。

特查拉尽量小心地平展开那张纸,那是詹姆斯的字迹,特查拉已经可以认出包含主人格在内的其中几个人格的字迹了:

“T.J.:Hi,我是詹姆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共用着同一个身体。你好像睡了很久,Sam也很久没有见到你了,在你下次醒来的时候,你也许会想要一些信息更新。”

这里有一些涂改,像是詹姆斯不知道从何说起。

“嗯,我们现在是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请复仇者帮忙。Sam是我们的医生之一,也是复仇者“猎鹰”,我们信任他。史蒂夫也在这儿,听说他是你的偶像?JARVIS是这座大厦,你只要在大厦里就可以问他事情,他什么都知道。手臂痛的时候可以去找那个小胡子,托尼·史塔克,他是个机械师,也是钢铁侠,他会帮你的。”

詹姆斯温柔地在纸上絮絮叨叨,好像一个哥哥在对要出远门的不懂事弟弟千叮咛万嘱咐,这个联想让特查拉忍不住微笑起来。

“……这儿还有一个人,深色皮肤,”终于说到他了,特查拉的注意力集中了一些,他甚至没注意到史蒂夫从健身房出来了。

“……很英俊,很强壮,他关心我(划掉)我们,你可以信任他。噢对了,他叫特查拉,他是复仇者“黑豹”,还是一个国家的国王。@¥$%#*&(一些涂改)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请你对他好一点,我真的很喜欢他,不想要他受伤。求你了。——詹姆斯”落款日期是一两个星期前了,纸张上方还有胶带的痕迹,看来詹姆斯是写好以后贴在自己容易看到的地方,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占据身体的T.J.,而T.J.看到以后粗暴地撕了下来还揉成了团,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还是给了想看到它的人。

“这是我和巴基重逢以后,第一次看到他除了九头蛇以外真正表现出对什么事物的在意。”史蒂夫在特查拉身后说,看来也是看到了信上的字。

特查拉心里说,这也是我第一次收到詹姆斯的心意啊,虽然不是直接写给我的。他默默地把纸条按在墙上抚平折好,也不舍得放进汗湿了的运动裤口袋,只好松松地捏在手里。

史蒂夫拍拍特查拉的肩膀:“谢谢,特查拉。”

而特查拉有点不明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想要拥有冬兵的私欲,为什么美国队长来感谢他?于是国王只是点了点头:“我该谢谢你,让我接近他。”

 

T.J.正在不熟悉的走廊里晃荡,试探着向“大厦”提出要求:“这里有钢琴吗?在这大楼里?……呃,JARVIS?”

“很荣幸为您服务,Mr.T.J.,但很遗憾,先生前不久刚刚把最后一台钢琴捐出去,如果您想要弹奏,我可以为您提供全息键盘,或者替您请求购买一台新的钢琴,在这里三个街区以外有一家琴行,今天之内就可以送到。”英国口音的管家一丝不苟地提供了两种解决方法。

“全息键盘?”T.J.感兴趣地抬起了眉毛。

JARVIS在墙壁上显示出一些箭头把T.J.带到了一个小客厅,在T.J.坐下后在桌面上3D投影了一条完整的钢琴键盘。T.J.跃跃欲试,只是他刚一抬起双手,就感到左手钻心地刺痛,于是他又恢复了一开始的郁郁寡欢。他没精打采地抬起右手试探着弹了一串音符,听到房间四周的扬声器响起音乐声,也就没意思地挥了挥手,JARVIS识趣地关掉了键盘的投影。

走路没声音的黑豹突然出声:“可以弹给我听吗?”

T.J.被小小地吓了一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不会弹。”他才不会说想用钢琴声引来对方呢。

特查拉没有抓着小问题不放:“那么信上说的是真的吗?你讨厌詹姆斯?”

“那当然了。拜托,我好不容易出来,能不能不来心理治疗的这一套?我们找点乐子吧。”这么一说T.J.突然两眼放光,“这里是纽约,对吗?你能带我去夜店吗?”

黑豹抿了抿嘴唇,没发现什么不能让T.J.出去玩的理由,于是打了电话给可能更熟悉纽约夜店的托尼和克林特,克林特又叫上了索尔和娜塔莎,最后史蒂夫也表示要跟他们一起去,总得有人把喝醉的人扛回来什么的。最后的结果就是一行荷尔蒙爆棚的帅哥美女浩浩荡荡向着纽约最著名的夜店,想不引起注意都不行。T.J.把易容用的投影装在手臂上之后,那只笨重的金属手臂看起来就跟一般的手没什么区别,不仔细看也看不出他走路有点左右不平衡,这让他很高兴,不住地对向他行注目礼的男男女女抛去媚眼或飞吻。这让特查拉心情复杂,他觉得似乎在之前的某个复仇者派对中看见过T.J.的身影(不过那也可能是传说中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巴基),当时自己只是在观察,和现在的心态可大不相同。

由于金光闪闪的北欧神和亿万富翁花花公子两个人被认出来了,场面变得有点混乱,特查拉欣赏了一会同僚们的舞姿就找不到T.J.了。特查拉找遍了舞池、DJ台(他猜测T.J.会对键盘感兴趣)和周围的卡座,最后在一个包厢里找到了他和史蒂夫。

酒瓶子横七竖八,特查拉很好奇他们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喝了这么多的。四倍代谢的史蒂夫只是脸色发红,而T.J.似乎已经醉了,靠着史蒂夫的肩膀不断地诉说手臂的疼痛。史蒂夫搂着T.J.,温柔地抚摸着对方的左手臂安慰他,有种娴熟的感觉,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特查拉清了清嗓子,发出走路的响声走进包厢。

 

美国队长抬头看到特查拉,朝他无奈地笑笑,坦荡荡的表情不禁让特查拉觉得自己狭隘,竟然嫉妒美国队长,毕竟要是美国队长有心和巴恩斯发展浪漫关系的话,他这个外来人可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

“他怎么样了?”特查拉不动声色地坐到旁边。

“他很痛苦。”史蒂夫感到心疼又无能为力,“或者说,他就是巴基的痛苦。”

特查拉看到T.J.的左手抽搐了一下,他很想伸手去握住,但还是作罢了。

美国队长顿了顿继续说道:“巴基的大脑在极端痛苦中分裂出了他——你们说的“解离”——他甚至还担下了每一次金属手臂接触不良或受伤产生的痛感……他不接受这条手臂,毕竟这意味了太多疼痛……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好,他和巴基是那么不同……但是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巴基,真相就是,这就是巴基在受苦的样子啊。”史蒂夫说着抬起一只手按着两侧太阳穴,大概是想挡住眼里的泪光。

“……史蒂夫?”T.J.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抬起头,虽然迷茫的眼神透露出他并不理解另外两个人说的话,但他还是艰难地转了转身体,抬起手臂拥抱了史蒂夫,“对不起,我不会再伤害自己了,你别哭……”

强壮的金发男人突然就像变成了无助的小男孩,抱着好不容易找回来却变了的好朋友痛哭失声。

特查拉转身去把包厢的门关上,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没有离开,也没有靠近。

 

在回大厦的出租车上,史蒂夫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小声地向特查拉道歉。特查拉摇了摇头,看着T.J.紧皱眉头的睡颜说:“谢谢你,罗杰斯队长,谢谢你愿意分享这些。”史蒂夫应该是明白了他的意思,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一晚,特查拉把T.J.送进卧室以后没有出来。男人即使在睡梦中也不安稳,时不时颤抖一下,似乎在做噩梦,特查拉在床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一晚上,偶尔替他擦去冷汗、盖好被踢开的被子。这其实有点冒险,但不管下次醒来的是谁,特查拉都想第一时间得知对方的状况,并告诉他(或她),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惜,第二天醒来的人看起来精神焕发,让特查拉满肚子的关切无处安放。

 

 

人格档案3

T.J.

简介:男性,年龄25岁,同性恋者,负责承受痛苦。

能力:弹钢琴、散发魅力、撒娇。

特点:外向型抑郁,有魅惑的微笑和眼神使别人容易忽略他的抑郁,有意识地压抑逃避痛苦,用酒精麻醉自己;没有超级士兵的能力,总是觉得左手臂疼、重,且能喝醉;喝醉后有点黏人。

 

小巴基(区别于年纪较大的巴基)

简介:男性青少年,出现原因不详,自称美国队长的小助手,然而他的记忆与美国队长的记忆不符(年龄差也不对),更像是美国队长漫画的情节。

 

冬兵三人组

简介:年龄不明,从九头蛇开始洗脑的时候开始存在。三个人格几乎同时产生,三胞胎一般协作完成冬兵的任务。

“管理员”Administrator:负责任务目标、战斗策略,管理冬兵三个人格的协调运作;

“资产”Asset:负责埋伏、战斗、武器操作等任务行动,不会说话,一般通过管理员和Winter来表达自己;

“冬天”Winter:负责任务报告,即冬兵模式时的记忆和语言。可说话,但不爱说。


评论(8)

热度(32)

  1. 漫长时光蒹葭37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宝库
  2. 蒹葭37研究型写手面具 转载了此文字